客服热线:

「家具业的诺亚方舟」2020 CIFF深度观展报告

2020-07-31 12:05:04 来源:家居邦   
核心摘要:诺亚方舟是来自一个神话传说,一艘根据上帝的指示而建造的大船,其依原说记载为方形船只,但也有许多的形象绘画描绘为近似船形船只,其建造的目的是为了让诺亚与他的家人,以及世界上的各种陆上生物能够躲避一场上帝因故而造的大洪水灾难。

前言

诺亚方舟是来自一个神话传说,一艘根据上帝的指示而建造的大船,其依原说记载为方形船只,但也有许多的形象绘画描绘为近似船形船只,其建造的目的是为了让诺亚与他的家人,以及世界上的各种陆上生物能够躲避一场上帝因故而造的大洪水灾难。


图片来自百度百科

近年来中国家具产业在面临着增速放缓的挑战,又在今年这个新冠“大洪水”来临的催发下,以出口为主的家具上下游企业受到致命重创。

与此同时,大多内销的家具企业也在经历重大转折,是继续传统模式还是转型全屋定制,又或者拥抱拎包入住?这些增速放缓、致命重创、历史转折是不是与火山、海啸、雷暴一样对于企业具有强大摧毁力?

而2020 CIFF以其特有产业包容性,成为了事实上的“家具业的诺亚方舟”,让无数的企业看到未来的曙光。


01
房屋与城市


看到一篇报道称每个行业只有两种公司,一种公司是修一套房子,另一种公司是建设一个城市。前者强经营、重绩效,后者则要有底层思维,必须是一个长期主义者。

中国家博会(下或简称CIFF)正是这种建设一座城市的思维在办展,往历届我们知道CIFF会分两段来开展,第一段是民用家具展,完结后会召开办公环境展和设备配料展。在2020年,受到疫情影响,两段合为一段,并且出现了规模大幅缩小的事实情况。


络绎不绝的人流量

但正是如此我们才有机会窥得修一座城市的CIFF,因为往年很多观众可能关心哪一部分,然后看完即止,其他段展览会选择性放弃,这个放弃也许让大家错过了很多闻所未闻的精彩。

如果把CIFF上的每个企业都当做一栋建筑,一个品类当做一片城市建筑,连在一起的三个品类就构成了家具产业这个“城市”本身。

这个“城市”里有工作、有生活、也有制造生活工作所需的物资与工具,于是我们看到了民用家具展、办公环境商业环境展、设备配料展。


这些展区里即有摩天大楼,也有低矮的民居,有光鲜耀眼的丽人甲,也有衣着朴素的路人乙,有很多有趣灵魂的大师,也有很多只关心一日三餐的俗人,大家和谐共处,构成了城市该有的样子,这也许也是家具行业该有的样子。

所以当狮子老虎大象长颈鹿这些巨兽在诺亚方舟上时,我们也应该理解那些蛇虫鼠蚁的登船。这也是我们相对包容性的眼光去看大小展商都出现在CIFF的原因之一。

因为在中国没有第二个类似规模集齐这几大品类的展会,还更不要说设备配料展与德国interzum这种国际大展的合作了,也就是说一些企业可能没有第二个“方舟”了。

02
设计之春的“大设计”


我们在图文直播里大幅报道了设计之春的内容,其他官宣稿子里也对设计之春非常推崇,说设计之春“C位出道”完全没有错。


3.2馆几乎是A区综合属性最好的展馆,不论是从A区开始看展还是B区开始,3.2馆的位置都恰到好处,几乎是必看展馆。但是在今年却被展会方“送”给了“设计之春”这个主题展。



由温浩等设计大咖策展的“设计之春”没有“辜负”主办方的情谊,贡献了一场超级大秀,一些展位比较大的展位甚至连续四天天天排起长龙,以致于我们也有少量品牌未能看到,只能安慰自己这是“留白”,期待下次的重逢,想起来真酸。

C位的设计之春,让我们看到了中国家具的设计力量,因为超过50个以上的设计师原创设计品牌,200余位设计师、艺术家的作品展陈。他们的作品、产品吸引了大量目光的同时肯定为家具行业设计新人们带去了新思考。


设计之春展馆 参展产品

长期以来,中国家具行业和其他行业一样被认为靠“抄袭”来做设计研发,我们在参观某外国五金配件公司时也被误会可能是要仿他们家产品,所以才会拍照、问详细参数,然后遭遇鄙夷式的观展对待。

虽然后来发现可能是误会了,但是这股憋屈仍难以释怀,莫非中国家具上下游企业就不能做出让这些外国厂商也服气的产品吗?我相信会的。

这次的设计之春的一些作品被认为艺术多于商业化,经过前面的小插曲之后,我们认为商业化产品是“小设计”,能触动设计师热爱设计、激发他对原创设计的理解等价值的“艺术品”可能是“大设计”,这像授人以鱼和授人以渔的区别。

只有我们自己有能力去原创设计产品了之后,才有可能改变“卑鄙的抄袭者”这样的标签,如同1883年被英国鄙视的“德国制造”一样。


《巢》 设计师作品


《卡拉椅》 设计师作品

设计之春的参展品牌和作品在我们看来还有更多的意义,比如材质的尝试、工艺结构的尝试、设计灵感的尝试,这些尝试如果以商业化视角去看去做往往是无法实现的,通过设计之春这样的平台就成了极佳的试验场。

所以,我们看到了“巢”、“卡拉椅”………等很多可能无法大规模商业化的作品,但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些作品其实也有巨大的市场想象空间,比如博物馆、艺术馆、收藏家、商业空间等大把的人或单位会购买,远没有“无用”这种评价那么不堪。

展区其它展品




























更多图文介绍请点原文链接

03
民用家具展区


民用家具展区的品牌里联邦和健威挑了大梁,除了是对家博会的支持外,这也是企业社会责任感的体现,可能有人会呛声我们的这个观点,这也能扯上社会责任?

前言里我们就讲到了当下的市场环境,虽然可能没有达到一些报道那样极度寒冷,但也确实够相当多的企业寒颤不已了,这些企业主们随时都有可能心一横关闭工厂,就像蝴蝶效应一样,每一个工厂的关闭都意味着一大波员工失业,一些家庭的收入锐减,很多国家的经历告诉我们失业率对于社会的巨大影响会到哪一步。

所以在这种环境下花巨资来参展的企业值得点赞,而且他们本身就已经做得很棒。

联邦家私

在来家博会前,我们做了几个方面的功课,一个方面是调研这次参展的品牌背景、发展方向,另一个方面是温故了中国家具的发展历史。


联邦家私 展品

联邦刚好踩在了我们调研学习的点上,首先是广东地区极具代表性的厂商,几十年来在华南地区形成了巨大影响力和号召力。



其次,他们这次推出的新中式国潮新品简直堪称行业楷模,从设计到工艺几乎完美。把传统中式(明清时期)的设计、工艺与当代工业化设计、工艺结合,从整体造型到细节处理都做到极致。



可以举个小荔枝,中式家具的椅子下方往往会放一根横杆部件,一方面对椅子结构稳定性有帮助,另一方面也是让用户放脚踏的地方,他们在这个容易磨损的地方设计了铜包工艺,这处细节在其他品牌我们都没有注意到。

健威

看得出来在拎包入住模式上健威投了重注,产品方面研发和生产品质与一线全屋定制厂商相当,却又拥有一线全屋定制厂商无法比拟的成品家具优势,所以在拎包入住模式上健威有可能突出重围,创造业绩奇迹。







在产品设计方面,展示了现代风格为主的多个系列产品,一些是现代轻奢系列,一些是普通的现代板式系列,但是在材质应用上、配套的品类上与其他拎包入住模式的品牌产生了差异化。

先生活


这是设计之春里策展人温浩的品牌,大多数观众认为先生活家具的最大特色可能是材质,他们以铜作为主要材质进行的家具制造,涵盖了餐桌椅、书房、客厅等多个应用场景。





我们看到的不止是铜制这一个点还包括:材质的极致设计、应用,很多厂商用铜件只是配件式补充,但是先生活从创立开始就在大量使用这个材质。



工艺表达,用金属做出拉丝效果很常见,但是拉丝出来的触感、视角与木材十分近视的属于第一家。



结构细节,他们的产品里有多款柜类产品,我们仔细观察了,比以柜体为主的全屋定制品牌们都做得更细致,防撞角钉、通气孔、灯光走线、安全防护,你以为它是艺术品玩票的?事实上它是正经的工业化商品。

吱音

先生活是稳重成熟大气的家具,那么吱音可能精致细腻的家具代表,在吱音的产品上我们感受到用户被尊重,每个用户体验形成了产品研发的初心。

逛吱音的展位有种逛艺术馆的感觉,设计极其考究,包括本次参展以“几何”为关键词,展示了历年来推出的标志性产品,每件产品都描述了它们的有趣故事。









民用家具展区还有非常多的品牌值得体验,我们只能一鳞半爪似的展示看到的皮毛收获,甚至都没能完整体现他们的优势,对于他们的设计、工艺等都只有现场才能理解。

04
办公环境展区


办公环境展区这次给了我们非常大的意外,包括参展商们的表现、未来办公空间展等,前者是来自办公家具产品和场景设计,后者是基于办公空间认知的。

未来办公空间展

这是一个主题展区,少量几件装置形式的展品和数位国内外知名办公环境公司的高管、设计师的分享构成,静静的体验了两三位的分享,刷新了我们对办公环境的认知,除了售卖家具,办公环境解决方案供应商他们还在思考更多。



这是一张他们的思考逻辑图,事、人、场、物,通过工作事件到员工、从环境到具体的产品,通篇了解下来后发现这些优秀的公司他们的研发思维极其缜密,并非单纯的产品研究而已,在产品背后洞察了许多商业理念。


得力PLUS


在众多的办公家具公司里,我们对得力PLUS公司比较有好感,但这家公司还仅是成立于2019年6月的跨界型品牌,是得力文具旗下的新项目,展会现场看到的产品都不是他们自己生产的,而自有工厂有望在2020年投产。

我们认为该品牌最历害的一点在于对办公场景的理解,比方说远程会议这个需求,参观、体验了其对应远程会议需求的产品,被圈粉了。该款会议桌除了对场景可以控制外,还能分位使用麦克风、摄像头升降等,市场上或有同类、近似产品,但本次展会上仅看到该品牌展示。


展区其它展品













更多图文介绍请点原文链接


05
设备配料展


CIFF同期举办的设备配料展(又称CIFM)是2004年开始与德国interzum展合作的,十多年来相当多的全球家具配料设备厂商都通过这个CIFM展向中国市场展陈。


2019年时该展会规模达 150,000 平方米,横跨 17 个展馆,汇聚 35 个国家及地区的 1,509 家企业参展,其中 347 家为国际参展商,共吸引了来自全球 145 个国家及地区的 94,863 名专业观众到访参观。


今年受疫情影响,国际展商和观众均大幅减少,到场的国际参展商大多数是在中国设有分公司或者分厂的品牌。其中设备部分的展陈则由中国品牌独挑大梁,向与会观众展示出了中国木工机械的魅力。详细的参展推荐品牌见链接。


三倍科技


在设备展区我们停留时间不长,对于南兴、极东、星辉等品牌也未作详细调研,因为他们有上市公司、核心技术、强大生产保障等实力背书,在中国木工机械领域已经具备相当影响力,设备品质和行业口碑极佳,就像去到米其林餐厅一样,闭着眼睛点,道道都好吃,这些国产品牌们的设备大抵也是如此。所以我们把目光投向了“新生代”设备供应商。


“三倍科技”是一家在木门领域比较具有影响力的设备供应商,以解决中小规模的木门高效率生产而闻名,这次展示了主推的三四台设备,并进行了简单连线,包括门扇的雕刻、四边锯、门套线自动化生产等工序。


三倍科技展位


值得我们进行推荐的原因除了设备外,还有向观众展示的数份不同产能的线路规划图,从日产数百套到数千套的规划图清淅的指出各个主要环节所需的设备,包括人员配置、场地需求等均在规划图上展示,让厂商不管是新入行还是升级需求都能快速决策,如同装修时的效果图。


三倍科技是中国木工机械行业厂商的缩影,他们立足于自己擅长的某个小品类深耕,比如在定制家具圈还有专门以做窄板封边机而闻名的厂商等,在一块块产品做得成熟和极其稳定后,这些木工设备厂商们会逐渐扩大自己的产品线,直至做成南兴、极东等巨型设备供应商。


国产设备与进口设备


在国产设备与进口设备的选择上,普遍企业会认为进口设备更好,事实上该判断还需要根据自身需求出发,所以我们也看到包括上市公司在内的大小规模厂商生产基地里国产设备的使用仍占相当大的比例。


国产设备在耐用性、稳定性方面“弱于”进口设备的原因?某知名国产设备厂商给出了答案。价格决定了重视程度,普遍来讲国产便宜于进口,所以厂家在购买国产设备后其重视程度会低很多。


导致了从安装开始,场地的找平、电压以及配套设备、配料未按设备厂方要求进行施工的比比皆是;其次使用维护,使用和维保方面国产和进口设备的待遇在很多厂家也区别对待,同样不按设备厂方执行的非常多,以至于开始可能是一点点小问题,久而久之拖成了大问题。


我们认为上述答复有比较客观的参考意义,工业革命以来,发达国家拥有的工业基础经过上百年的沉淀,进口设备先进于中国制造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这个差距正在逐渐被缩小,特别是木工机械这个相对而言非高科技要素的品类更是如此。


所以不盲目迷信进口设备,根据自身需求进行设备选择,充分理解并重视设备的保养、使用过程,国产设备用上三五十年的情况也不是不可能。







夏特


配料部分,我们对夏特充满好感,因为它们承载了家具颜值的重任。今年的夏特展示的产品是2019 interzum展的精选或升级,展示了包括有国潮感的大花和当下流行的石纹、石材纹理饰面效果。








通过夏特的展陈,我们发现有很多部件也许可以不用石材就能达到使用需求,比方说桌面、橱柜台面,以良好的封边、设计出来的样品从视角上与石材别无二致,但在加工难度上、对环境污染上却远胜于石材,是部分家具产品原石材台面最佳替代品。


国产配料与进口配料


是把产品先做好再做营销还是把营销做好了来做产品?这在国产配料行业是一个死循环,很多厂商在做品牌营销事件前或者是极微小的品牌传播前会下意识的认为我要先做好产品,不然哪好意思宣传。或者是一些纯玩概念的厂商,产品影子都还没有见过就吹得天下第一的样子。其实这两种处理方式都是错误的。


产品与品牌必须同步。产品差的,品牌响的会被人认为在吹牛皮。产品好的,品牌声量小的厂商又常常有怀才不遇的那种憋屈,老是抱怨为什么东西这么好却卖不起价格。


大概率下,中国制造的配料都能满足家具正常的使用需求,甚至说用上十来二十年都不出问题的情况也很正常。中国的配料只是在设计的精巧度、品牌知名度上较差而已,可能不具备满足中高端家具在颜值上的极致追求。


但这一切都在逐渐改善,比如五金方面我们看到悍高、东泰、亚当斯这样的厂商,饰面方面的天安、天进、博缇、中润华源、天元汇邦、帝龙等,封边方面的华立、兄奕等他们的产品也远销海内外,所以我们对中国制造的配料亦充满信心。












展区现场实拍

06
趋势


我们把趋势放到最后,是因为如果能看到这个部分内容的读者应该能理解我们对于趋势并非纸上谈兵,是事实上对展会进行深度观察后的总结了。以下是我们对中国家具行业的几点趋势观点。

T1 / 新中式国潮

中式文化或者是中式家具在消费终端一直没有大热的原因很多,包括做新中式的厂商少,产品价格居高不下,材质极其考究等原因,但是近年来从国人对于中国文化的全新认知,到各路媒体的中式文化回归来看,新中式国潮风可能会迎来爆发期。

在联邦家私展位到设计之春里的原创实木家具品牌们的作品极大部分都是新中式家具,我们对于这些新中式家具的评价是:除了日常使用外,还能做到家族传承。因为相当多的新中式家具在结构上选择了中式传统的工艺,在木材上又大多选择了硬木,这两两相加对于产品的使用年限大大提升。

T2 / 新轻奢风格

如果轻奢风格有代系的话,轻奢1.0可能已经在不经意间过去了,主要特征是板材花纹的变化,在轻奢才开始流行时,大多数厂商推出了深灰色系的产品就对外宣称有了轻奢款,事实上从成本到生产工艺几乎完全没有变化。

轻奢2.0,或许是现在的轻奢的样子,仍以家具的饰面效果来讲,不仅仅有深灰色系的产品,还有亮光的产品,并且颜色并不局限于深灰色系,还有多种木纹效果、石纹效果均被广泛应用。

在这个新轻奢代系列,我们还看到了石材、金属组件、皮革、功能五金等更多元素,部分产品已在接近甚至超越厂商们曾经学习的境外品牌。我们认为这种多材质的新轻奢风格将会是接下来的行业趋势之一。

T3 / 拎包少数派

通过现场的产品观察和各品牌的表现、市场终端的数据结合来看,2020年下半年或者是到明年末,拎包入住模式对于家具厂商们来讲仍是少数派,这少数派里能成功的会是更少的厂商。

应对精装房的拎包入住,目前已知的有几种方式,一种是开发商合作,一种是物业公司合作,前者算是大宗业务,以批量化进行成交为主,后一种也可以算是团购的升级,只是挂的名字叫拎包入住而已。

主要原因在于终端店面的实际情况不允许拎包入住的这种模式,当然如果有立项单独执行代理机制的情况这就另当别论了,只是如何处理好新模式的品类扩张、渠道冲突、利润分割等这是一个新的挑战,所以我们认为在厂商层面来讲拎包模式仍是少数派。

T4 / 设计价值越来越大

这个趋势是显而易见的,当厂商们的准入门槛提升后,从设备到工艺的差异化在逐渐缩小,原材料的采购渠道也不再是秘密,那么区别于不同厂商的点只能是设计。

我们在设计之春展馆看到的爆烈人气也是基于此,事实上除了CIFF外,其它中国关于设计的展会大多有较大人气的关注,这是厂家的焦虑原因,也有普通人猎奇的原因。

在中国的家具产业来讲,设计价值是产品是否能溢价的关键,名师设计,原创设计,拿过大奖...等光环加身的产品自然就卖得更贵,除了“务虚”的名头外,还主要是因为这些关键词对应的是“差异化”。

T5 / 中国制造越来越好

包括前面提到的设备、配料在内,以及民用家具、办公环境家具等所有家具产业上下游的产品已在市场竞争中一次次的变得越来越好,也许在不久的未来,我们就可以买到不逊色于进口的设备、配料和中国制造的家具产品。

总结

CIFF的成功举办和前不久的CBD(中国建博会)一样,对于行业有巨大的积极引导意义,如前文提到的那样,为行业注入了信心,给到那些迷茫中的人们以曙光。规模虽然有减少,但是人气上来讲仍属于全球一线大展的表现。

不论民用家具展区、办公环境展还是设备配料展在本次展会都有让人满意的参展表现,我们亦随机采访过超过10位的现场观众,他们来自不同地区、不同岗位,但对于本次展会都比较满意,也有收获。

让观众和参展商付出必须收获,这正是CIFF存在的意义。

-



(责任编辑:卢潇)
下一篇:

硬核 | 一张实木颗粒板的甲醛释放量?

上一篇:

2020 CIFF | TOP10 民用家具展区观展推荐品牌 @家居邦

免责声明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